首页 > 吉林新闻 > 落马市委书记与不良政治生态, 谁把谁拉下了水

落马市委书记与不良政治生态, 谁把谁拉下了水

吉林在线 吉林新闻 2020年02月23日

冯彬

廉政瞭望 记者

要不是脱发 还能熬个夜啥的

扫一扫看

更多文章

正如童名谦当年受审时那句著名的“衡阳害了我,我也害了衡阳”,在任衡阳市委书记期间,他面对大面积的贿选问题,“佛系”处理,将一个本就在政治生态方面伤痕累累的地方,带入了贪腐的深渊。

童名谦在衡阳一把手位置上的前任和后任,都承受了贪腐的恶果。

童名谦在衡阳一把手位置上的前任和后任,都承受了贪腐的恶果。此后随着更多地方市委书记接连落马,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多,究竟是一把手带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,还是地方的不良环境将官员拉下了水?

腐败交集带来的政治生态内伤

9月4日,吉林省纪委监委宣布,吉林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、主任李向东已自动投案。有个细节是,在4名先后落马的吉林市委原书记中,李向东与其中3任有工作交集。

2005年,李向东任吉林市政府秘书长,当时的市长为徐建一,后来徐建一出任吉林市委书记,不到半年,李向东任吉林市委常委、市委秘书长。徐建一调离吉林后(2015年在一汽集团总经理任上被查),2008年1月,周化辰到吉林市接替徐建一,李向东则继续担任市委秘书长,周化辰也于10年后在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职务上落马。

后来,李向东与赵静波在一个班子中共事8年,直到2017年赵静波调离,任吉林省政府副秘书长、省政府办公厅巡视员,而后于今年4月落马。

事实上,查阅众多连续落马的市委书记就能发现,他们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交集,甚至是腐败圈子。早年间,连续落马三任市委书记的茂名,曝出惊天窝案,广东省纪委形容腐败行为的“有组织犯罪”特征日趋明显,“一查一串、一端一窝”,这样的情况至今还存在。

有市委书记接连落马的地方,该地似乎难逃腐败重灾区的宿命。比如昆明,12年间有4任市委书记落马,其中3任是连着的。仇和的继任者张田欣于2014年7月被断崖式降级,高劲松上任后,当了半年市委书记就落马了。

仇和后来在云南省委副书记任上被查,云南省级层面也开始有反腐大动作。2017年,中央巡视组对云南开展巡视“回头看”时曾表示,云南执行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严,肃清白恩培、仇和等“余毒”不彻底,政商关系不清,政治生态遭到破坏。随着秦光荣主动投案,十八大以来,已有6个在云南有重要任职经历的省部级落马官员,包括两任省委书记。

一把手往往带坏一个地方,从一些下属和部门就可见一斑。在吉林四平市,不仅两任市委书记相继落马,2017年12月,三任市长接连落马竟不超过半个月,副市长早前也落马。据统计,四年内该市一共12名官员被查。

在贪腐成性的市委书记治下,一些地方的公安、交通和城建等部门就成了某些媒体口中“高危部门”。在太原,申维辰和陈川平任职期间,有三任公安局长落马。执掌江苏连云港公安局8年之久的陆云飞,则在“送走”两任市委书记后一个月,就紧跟着被查。

近些年,河南的反腐败形势严峻,其省内已有开封、焦作和三门峡出现市委书记接连落马的情况,且“传染”到了省级层面。该省最大的国有企业、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两任一把手被查,更令人“叹为观止”的是,该省交通厅四任厅长在任上落马。

这些一把手给地方带来的政治生态“内伤”,从近日云南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、省监委主任冯志礼的刊文中可以解读一二。他表示,一些干部缺乏政治安全感,对政治污染的容忍度过高,一些干部或选择明哲保身,或遵守“潜规则”,成为“沉默的大多数”;由于政治生态长期受损,一些干部长期深受余毒影响,在威权和亲情、族群利益面前,无视党纪国法,不知敬畏,缺乏被监督的自觉和意识。

双向“污染”

灵宝,一个知名度并不高的县级市,2018年至今已有包括两任市委书记在内的至少22名前任或现任官员落马或被判刑。可管辖灵宝的三门峡已有三任市委书记连续落马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htcto.cn/cyzd/8027.html

声明:本网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;本网站吉林在线(http://htcto.cn/)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3592932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赞一个 ( )

标签:市委书记   监督   一把手

相关文章